66号梨花

流水墙头铁打杰西

【狗子川/天荒】中二病也要谈恋爱(3)

真不敢相信这个臭水沟里文风烂的一捞一大把的普耽文我写下去了。
不造上次的肉为啥热度好低……果然是文风走向被人嫌弃了(≖_≖ )
以后可能还会细化。
下一章继续不可描述,希望让荒川主动,观众老爷们也可以稍微点一点。

7. 约莫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荒川被大天狗的手臂压醒。
意识清醒后,腰腹部酸痛的感觉让他无所适从。
荒川差点以为昨天晚上自己去了某个工地搬砖卸管。 如果不是他的裤子就扔在地上,旁边还有一堆痕迹可疑的纸团的话。 
即使如此,他仍然从床上爬起来,轻手轻脚地拿走那些狼藉的衣物,忽视了在床上裹着一条单被的大天狗,皱着眉挪出房间,走到浴室,开始回忆昨天晚上的剧情。

……好像是,气氛到深处被炒热了,头脑不清地答应了这个小七岁的孩子的告白。
……逞能逞到忘了自己缺乏性经验。
……自食其果,被上得死去活来。
……昏倒了,然后……到现在……
荒川对着镜子系上衬衫的扣子,看到了自己脖颈上的痕迹。 就像是奴隶制度下的烙印一样引人注目的存在,这让荒川很不高兴。
老年电视台可从来没这种剧情。
 
外面还在下着绵绵不息的雨。

荒川的心情五味杂陈。
一直以来,他被教会的从来不是对感情的倾吐和放纵,那被视为幼稚和愚蠢。
然后,日子逐渐在淡漠中悄悄走过,导致他已经习以为常。
荒川一边这么想,一边把内裤丢到水盆里,用莲蓬头猛冲自己的头发怀念祖先。

  8.
事实证明科技过于先进总会给人留下一些电子数据上的把柄。

“你好,我是大天狗,现在不在,请留言。” 
语音信箱 第一条
“……啊,那,那个,我现在就可以开始说了吗?……嗯,大天狗,我是椒图。唔,阿姨半夜去了你家送东西,发现你夜不归宿很生气,那个……希望你能打给阿姨。”
  第二条
“又是我,我是椒图……我总是弄不好要什么时候开始说……你还没打给阿姨,她有点担心…希望你没事,看到我这一条快点回条信息吧。” 

第三条
“‘可是小觉,他到现在还没开手机……’
‘大天狗没事的,他都23岁了,一米八的男孩了!’
‘还没回信息…’
‘好了,贝壳妈妈,快把手机放下,我知道他肯定没事。昨天晚上我和萤草通宵赶死线的时候手机错拨到了他那里,不过我们可以知道他没事了!’
‘哎?……小觉早就知道?那昨晚他,他在干什么?’
‘凌晨两点钟,他慌张地告诉我那边的动静是他在和健身教练摔跤。’
‘那是真的吗?’
‘那教练是男的女的什么物种我都不信他的鬼话。’”
  哔—— 
  9. “汝是不是最近赖在吾家里的日子变多了。” “嗯……”大天狗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拔着自己双翼上的黑羽,“从哪看出来的?”
“从现在都九点了汝还是在吾家里。”荒川上前一步,轻推了一把大天狗的翅膀,“快离开。”
“我拒绝。”
“哼,随汝吧。”荒川实在懒得理这个现大学学生会副主席,忽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道,“汝的学校生活如何?”
“挺好的,我们大义社最近发明了新的拍照APP。”大天狗拿起自己的手机开始操作,“作为社长,我对这份收益表示很自豪……”
“……汝什么时候还有个大义社社长的名头?”荒川开始怀疑他上的是大学还是大型怪人团伙了。
“就是一群有各种冷门爱好的宅男聚在一起而已。”
“汝指的是,”荒川的表情露出了不可掩盖的惊色,“在这个大学,这片地方,还有几十个跟汝平时思维差不多的同龄人?”
“是的,先别管那个,快看相机。”
奇装异服,上蹿下跳,神神叨叨,这样的人有这么多? 荒川觉得世界完了。
“他们都没对象。”大天狗很是无畏地摆了摆手,“这份基因不会传给下一代。” 教育和脑子比基因重要多了。
荒川心里想,谁知道这个被自己看大的小鬼,有朝一日会不会被那个一样见到叔系就垂涎三尺的养母惺惺相惜。 …
…鉴于那个老女人还不知道这档风流韵事,可能先得打断他的腿,再惺惺相惜。
“但是我不一样。”大天狗举起了前置摄像头,“我还有你,作为社长,我真是太成功了。”
“去了无数联谊会的人竟然到最后只能挑兄弟下手,汝的成绩也很不错嘛。”
荒川的眼角带着明显是嘲讽的笑意,“如果汝愿意以此为荣,那么很好,汝还有吾。”

10. 这一年的生日使得荒川永生难忘。
荒川32岁,大天狗25岁。
“咱为骨质疏松和高血压打破了全A健康纪录的中年人干杯。”
“时间真快,我们差不多都是中年人了呢…”椒图笑着说。
荒川把真话噎回了喉咙里,汝从十几岁就没变过的脸让你看起来就像吾的女儿。
“我为大天狗你的健身教练干杯。”觉的笑容肆意露出一脸的张狂模样,有意瞄向大天狗的方向。
“……呀,小觉。”萤草有些担心地看着脸色突然变得十分尴尬的银发大妖怪。
“所以他们两个的关系众人皆知了?”桃花妖开心地倒上一杯酒向荒川的方向推,“咱可是在这一年半里当了无数次的倾诉对象,咱都没说心理诊费要加钱,真是狡猾。”
“没那回事,桃花。”荒川淡定地接过酒杯。

事实上是那天荒川说头痛提前先回家了。经常参加联谊会的大天狗一直代表着荒川的那一份待到了最后。 离席之前,大天狗觉得自己待在这里不知为何十分尴尬。可能是因为他背后的翅膀一直阻挡服务员上菜并且让他摔坏了一个水杯两个碟,也有可能是因为今天的主角并不是他,自己却仍然厚脸皮坐在这,替荒川感谢他们送来的一件件礼物。但,最显而易见的还是这群家伙都是知情人,而养母还并不知道。
  管他的,大天狗只在脑内地狱中挣扎了一秒钟的时间,就决定在离席后马上回到荒川家去。

很好,养母的影子在他的心中已经不会再浮出水面,那个平安世界的普通妇人处在养老阶段。就算她心意相通碰巧知道,自己这么可爱,养母一定会原谅自己。

11.
大天狗从来没见过荒川喝醉的时候,当然荒川的酒品也好得令人称奇。
  但是他知道这家伙体温总是会在特殊时候很高,感冒的时候很容易就飙升到高烧,做的时候会很容易脸红,不过这次的症状也太明显了。 
“是我可能喝太多神志不清了,还是荒川你好像变紫了?”
明明是个半身都是滑溜溜的鱼的形态,一到特殊时刻就高成油焖大虾的体温是要体现什么反差萌啊?
“为了荒川你夜晚不会因为宿醉太难受,我应该和你睡一个房间。” 大天狗最擅长的就是正义凛然地说出私心一箩筐的话。
结局是深谙大天狗套路的荒川无情地拒绝了已经准备抱被子去自己那屋的大天狗。
“你喝醉的样子就和平时一样无趣。” 大天狗抱怨道。
荒川从鼻音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眼周围却泛着少量中高度数酒赐予的红。
他一直催促着大天狗赶紧离开「他的房间」,待到大天狗被困意席卷准备离开时却又拽着大天狗的衣服一言不发地冒杀气。
每当荒川做出这种中年糙汉的撒娇行为时,大天狗觉得自己很长一段时间来忽略了他丰富的内心世界。这样趁火打劫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大天狗想,不过就算这家伙因为宿醉而暴躁,他也无需担心。

Tbc


评论(2)
热度(33)

© 66号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