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号梨花

流水墙头铁打杰西

【狗子川/天荒】中二病也要谈恋爱(1)

→梗来自于微博的“中年时激烈的SEX会使人失忆”

但是第一章并没有失忆,也没有SEX!!!只有中年!!!

依旧文笔烂透,一发未完,下章是车。严重OOC,严重OOC,极度严重,普耽文套路。可能达成“换个名字看不出是狗子川”的地步,LOFTER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厌恶写好OOC就开始胡乱放飞自我的傻逼作者的很不幸我就属于这个行列大概吧

对狗子的性格理解片面的要死什么这种文谈什么性格害怕到不敢打别的Tag

大家相信我啊!我之前开坑写东西明明不是这样的!!谁管你

 

 

CP-狗子川

副CP一如既往的草桃友情向,后期出场CP未定!未定!请注意后期Tag什么这种垃圾东西除了肉还有下一章吗

“养母”并不单指某个式神,只是个穿着黑衣服的单身夫人,角色不重要,非要看形象请参考头像上那样

奇怪的现代设定,虽然看起来他们说话的口气像住在帝都大杂院里但并不是这样-大概是现代设定,却有魔物小孩存在的世界

年上受年龄差注意。

 

 

 

 

1.

荒川最引以为傲的东西,是记忆力。

 

他11岁时,大天狗4岁。两个人第一次见面。

那时的大天狗眼中少了一些如今的难以捉摸与傲气,多的是一份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稚气。在养母看似亲切实际上咄咄逼人的“荒川川你要不要抱抱他呀”的强迫下,荒川只能乖乖就范,僵硬地对着陌生的小崽子伸开双臂。银发黑翼的小男孩先是迟疑了片刻,稍微胆怯地走向他,然后扑进怀里。后来发现咸鱼哥哥的皮肤蹭起来很舒服,便抱着不放。

“他抱我不放。”

“那挺好。”养母说,“这么可爱的小孩,顺着他也无所谓。”

“他翅膀掉毛。”

“没事,你要是不玩命薅秃不了。”

“……他咬我。”荒川眉头紧皱,意图把大天狗推开。

“他小孩子嘛!你让让他!!”

荒川逐渐在那个赌博发家的富婆养母的恶趣味行事风格之下明白,多么菩萨心肠的所谓慈善家,大概都只会收养或者说疼爱长得好看或一眼看上去就聪明伶俐的小孩。

对此养母表示:“我要的是奇怪的魔物小孩。”

“这孩子除了长了对翅膀之外和人类哪里不一样?之前的那个小饿鬼不够奇怪吗?”

 “赌钱的你妈我就是个活活的饿鬼,咱们家不需要别的饿鬼了!”

诡计被揭穿的养母终于恼羞成怒.

“你看他多可爱啊!荒川!”

 

2.

荒川25岁时,大天狗18岁。

差不多要到了年轻人记忆力开始初步衰退的年华了,但是荒川最引以为傲的东西仍旧是记忆力。

 

如果说荒川在四五年里独自租房子的学校时光中学会了什么,除了“在漆黑的公寓楼道里脚背上扎着一根针头而且从来没见过的不是住户的人绝对不是在打胰岛素”,大概就是“中二病要不得”。

 

“汝已经过了中二病的年纪了。”

“某些人还不是中二时期持续太久,导致现在人称习惯都改不过来。”大天狗一脸云淡风轻,完全没把面前的社会人放在眼里,“将来面试的时候,领导会对你的自称怎么想?”

“那已经是过去了。”荒川微怒道,“但这次汝的行为出格了。”

见大天狗没反应,荒川想起了养母扔给自己的烂摊子,心说中二见中二堪比火葬场,谁管他新的老的几年前的中二啊,让谁来说服他也别让我来,换我我也不听,哪怕让萤草一巴掌下去,说不定他还能老实点。

“扛把子不是谁都能当的。”他再次强调道,“汝应该注重学业。”

“老年人少管我。”大天狗不屑道,“我不是在高中生涯毫无拥趸的存在,也不是要靠人鱼和鱼人的后援团支撑才不埋没在学校里的人。”

“我是成功人士A.K.A现充。”大天狗总结道,骄傲地看向他,“我所追求即是大义!”

 

看着大天狗这副样子,荒川感觉自己的精神还没被正面冲突挫伤,就要被回忆里自己羞耻得如出一辙的中学时代给击垮了。他甚至记得自己在日记本里写上“今后吾便以这种方式自称”这句话是哪年哪日——记忆力强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汝知道吾把这一段录下来的话,在十年后仅凭这一段视频就能让汝无地自容吧?”

“我不信。”大天狗微笑道似是在挑战,“我的大义会一直存在我心。”

你慢慢大义吧,荒川心说。他举起了手机,面无表情地把后置摄像头对着大天狗。

“汝可……你可真是厉害死我了。再把刚才的发言重复一遍。”

 

然后大天狗非常自信地大声重复了一遍。

 

3.

荒川30时,大天狗23岁。

渐渐到了该做体检的年纪了。

“咱好像没发现任何不良问题。”桃花妖说道,“这个年龄段的人里,荒川是咱见过的生活习惯最好的,咱都想让荒川去开个身体健康讲座之类的东西了。”

“不必。”荒川回答道,“吾只有30岁而已,还没到中年危机呢。”

“唯一就是咱比较不理解的,荒川你喝酒来着吗?”

“心情不好和极度好的时候会碰,不过这两种情况都挺少的。”

“肝稍微不好呢。”桃花妖叼着一支笔,穿着小高跟的脚晃来晃去,“但是听你描述的情况,肯定不是摄入酒超量啊,你平时……”

“抱歉,稍等。”荒川从衣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有个来电。”

 

“荒川,我有女朋友了!”

那你真的很棒噢。荒川不禁开始思考大天狗这样奇葩的脑系出去拱了谁家的傻白菜。

“挺好。”荒川答道,“记得对人负责,挂了吧。”

什么老王八蛋你就这点反应!——于是大天狗直接把自己的内心活动从话机呼了出去。

“汝……还知道在对谁说话吗,给吾放尊重!”荒川差点把那部手机捏碎,“混账,汝在哪,为什么背景音嘈杂得好像在非洲探险队里遇难碰见了土著一样?”

“我们在旅馆呢,不信你听。”

“那是SIRI的声音,老年机使用者也有尊严和脑子。”荒川冷冷道,“说你们在庙会都比在旅馆有可信性。”

“那我们就在庙会!”电话那边的大天狗学会了当年萤草姐在学校失手把欺负椒图的混混打成重伤时对校方处分单胡搅蛮缠的那一套,“反正我和漂亮姑娘在庙会看焰火,没有你的份。”

“那玩开心点,记得对人负责。”

以“反正”开头的话,多数不可信。荒川撂下电话,沉沉出了一口气。

 

“……荒川?”

刚才荒川和大天狗对话冲突太激烈甚至忘了桃花医生还在旁边。

“很抱歉,让汝见吾稍有失态。”

“没,咱大概知道肝的问题哪来的了。”桃花妖开始低头记录,“虽然咱知道荒川先生平时很控制自己摄入盐的数量——但是咱现在给荒川你测个血压,当即就能留院查看吧大概。”

“试试也无妨。”

“还是别了,咱跟人有约逛街呢,想早点下班的说。”

 

4.

一般来说,回到空无一人的家后,荒川的日常活动是,把从外面外带回来的饭放在保温箱里,放一浴缸的水,开保温,最后把广播里的评书节目开启,一边听着“今天又是哪位古代名将把哪个炮灰小卒撕成了两半”的故事吃饭,泡在浴缸里的时候刷老年人论坛,讨论“鸡蛋这种高胆固醇的东西到底该不该吃”之类的问题,然后出浴缸准时睡觉。

 

因为体检水米未进的荒川吃饭花了多一点时间,为了不耽误老年人论坛时间的进程(。),他煮了壶咖啡,然后待在浴室门口,开始脱衣服。

一件长外套,尾巴露了出来,紧接着是一件罩衫,一件衬衫。

 

忽然,荒川听到有人敲门。

 

他把眼睛贴在猫眼上看了看,发现了一只站在黑暗里郁郁寡欢,背后有一对双翼的小崽子。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总不能不给他开门。荒川心里想。通常这样的剧情,放到电视剧里,大天狗应该是非正常状态,比如喝醉了来的——战斗力骤降使得年少气盛的散打满分大天狗,能被自己这半个中年人轻松撂倒,扔到屋里冷静一晚,次日早晨以长者的身份,融洽谈心。

 

事实证明荒川应该少待在家里看老年电视剧。

 

当他只顺手披了一件外套给大天狗开门后他就后悔了,昔日的中二少年高大无比,他们大概有半年只隔着社交网络谈话。

大概是二十三,窜一窜吧。

“未能和女朋友享受美好时光吗?”

“我说错了,我没有女朋友。”大天狗的眼神略带失落却不乏清醒,以至于明显地没有与荒川在脑内三秒钟构思出的剧情人设相吻合。同情心有一秒泛滥的常规中年人荒川刚想去揉揉这个失落的小孩的头,那个一米八的小孩就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我除了大义什么都没有。”

“区区大学学生会副主席哪来大义。”荒川冷漠地打断了他超龄的中二发言,准备强行实行自己脑海中电视剧剧情的发展,拉着大天狗向黑暗的副卧室里走,“汝的大义早该在十四岁结束时就破裂了,清醒为好。”

 

“荒川。”

 

“有什么话等会再说,吾去开灯。现在这个场景太奇怪了。”

半裸的水獭和中二病天狗族人在黑暗的小房间里会做些什么荒川一点也没兴趣知道。

没准是盖棉被纯聊天。

忽然,水獭先生觉得身体被大天狗的手臂狠狠一拉。为了阻止自己开灯他差点没把腰给勒断。

荒川很清楚地听见自己的腰发出了喀吧一声。

完蛋了,桃子刚夸完的全A身体素质的“骨质”一项将不复存在。

“什么,荒川,你里面没穿衣服的?”

“汝刚才看的都是什么。”

“你的脸。”大天狗抓住荒川的肩膀,一本正经道。

“……爱看什么看什么吧。”荒川决定不理他,强行发动脑内结局解决方案,“汝冷静一宿吧,明早再说这件事。”

“这种事会越拖越糟。”大天狗在他背后说道,“再只甩给我一个背影,我要踩你这高傲之徒的尾巴了。”他飞速跑过来,脚步用力得似是要把地板都踩坏。从背后拉住荒川之后,他的大翅膀飞快地展开,恨不得要把自己包裹在那层羽毛做的壳之中。

“我喜欢你,荒川。”

 

5.

在短短的几秒内,荒川想到了很多事情。他想到四岁的大天狗跟他第一次见面,他想到自己焦头烂额备考的时候这家伙放了一个超长的暑假,他开始想起二十一岁时他收到大天狗数学老师的投诉说在作业本上画魔法阵诅咒老师……总之,荒川想了很多很多,惊觉自己人生……獭生中每个阶段都有他相伴身旁,最重要的事在回忆之中竟然都有大天狗的影子。所以,遗忘了在社会上稍显孤独的感觉。

当然这作为他单身30年的理由一点也不充分,反而显得拙劣可笑。

大天狗从来没有承认过收养关系上该以兄弟相称,荒川觉得也许是因为自己年龄够做他大哥然而外貌却可以做他大爷。他以为大天狗自称“A.K.A现充”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陪伴他,女朋友这种东西绝对是不缺的,从来没想到过他会和自己一样孤独。

“……嗯。”

封闭住很多年的情绪一旦破裂就容易化为洪水猛兽不可收拾,荒川觉得窗外开始滴滴答答地下雨,进而变成了中雨,停下,快停下,再这样下去内心矛盾汹涌不定这块地方就会被水灾淹没……并不会,深秋下雨是家常便饭。

尽管回复的话很草率也很突然,大天狗还是兴奋到把疑似骨质疏松的老年人以很残暴的力道推倒在床上了,以前的床是软的,但自从步入奔三年华荒川就很贴心地换成了硬床垫,现在看来这并不是个好主意。

仅仅停留在颈间嗅闻这个阶段,荒川就觉得内心的波涛足以让这地方下三天三夜的雷阵雨。

大天狗以他们初次见面的方式深切地问候了荒川的脖颈和嘴唇。

“抱歉,让你明天要穿高领衣服了。”

高领衣服荒川从来不缺。

“……又不是拔河,不要用这么大的力气。”荒川无奈道。

“我没亲吻过别人。”大天狗的语气中稍微有些懊恼,“……哎,跟联谊会上的女生也算是有过恋情吧,可是并没有这样怦然心动的感觉。”

“幸好你没有,不然汝咬到别人去报警怎么办。”荒川换了一种方式抱怨大天狗在奇怪的地方很充沛的力气,轻笑道,“哼……汝不是对着镜子陶醉的亲过自己吗?”

“我一如既往对自己的外貌感到自信,休想用这个嘲笑我。”大天狗不以为然。

果然这家伙还没到能用中二病黑历史取笑的地步。

“那这种事,让吾来教你。”

 

开车什么的下周再说

 

 

 

 

评论(9)
热度(92)

© 66号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