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号梨花

流水墙头铁打杰西

【狗子川/肉】所谓血脆缺蓝就要补魔/一发完

 ·好,心里话,心里话就是想开车,我想开车,我从小就想开车。 

·借用了型月世界观里的“补魔”设定,但发展不是完全一样的.希望这样不会造成盗梗一说.中间一句玩了一个百年孤独开头的梗,希望杜绝误会.

 

·年上受注意

·天荒/狗子川为主,有茨姑戏份。文中称呼萤草为军医,而桃花妖是医生。有一些萤桃友情向。

·干起来的剧情猝不及防有哭出来的荒川 请务必注意避雷

 ·文笔非常次,差爆了。因为坐标帝都旁所以有贫嘴文风注意

 

Part 1

荒川刚来到这个寮的时候,和其他的式神并没有什么不同。

除了他长着一条连成熟如姑获鸟都会拉着周围人的衣袖惊叹两声的黑色尾巴,穿着一身睡觉之前脱衣服要脱半个小时的华服之外。

作为一只初来乍到的高级大妖,他真的没有什么不同。

 

那是对于每个忙碌的阴阳师来说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因为这个寮的阿妈是个皮肤黝黑的穷苦人家,所以主力战队如果想变得更强,那么只去商店里赌博或打石距是绝对没戏的。

其实主力战队中,本来没有荒川的位置。但由于白狼的弓术还在修炼中,所以单体便多出了空缺。

而荒川的加入,只不过是几句话决定的事而已。毕竟他能补空缺,也不会拖后腿。

 

“姑姑要带我们去打八岐大蛇,荒川。”茨木童子看了看周围的几个式神,“但是我们四缺一,少一个单体攻击位。”

“……无妨。”

 

在那以后,荒川一定会回忆起他对主力队伍许下的誓言。那时他狼狈地倒下在满脸愕然的萤草和桃花妖面前,旁边是面带深深悔意的姑获鸟牵着茨木那只大得异常的手。他应该永久铭记住他自己亲口说下的这两个字。当他几乎被抬回去的时候,缺席战斗的白狼搭弓待在满是达摩的院子里担忧地回头望他,旁边就是波澜不惊的雪女。

 

那一天的战斗本来已经接近尾声。荒川想要对苟延残喘的大蛇放出最后一条他引以为傲的游鱼。

他知道萤草给他留下的最后一丝鬼火是用来进行最后一击的。虽然他受了重伤,但还是发出了自己最熟悉也最得意的那一手招式。

然而在大蛇倒下之后,荒川之主也应声倒下。他的膝盖不住地发软,眼前一片朦胧,支撑不住,就摔在原地。他看到姑获鸟身着美丽服饰急切跑过来的银白色的身影,听到军医萤草不住的呼唤。

然后他就跪了。

 

Part2

“你们的队伍里有打火位吗?”

桃花妖一边给剩下的式神处理身体上的轻伤,一边问。

“没有,阿妈没养过。我们几个输出位打这个关卡都快榨干了这条命。”萤草的目光不住地投向战损的水獭。

“等等,军医小姐,什么叫我们这几个输出……,啊,当咱没说好了。”

“我们真的不应该把他带进主力队伍去拼命的。我们早该知道有了茨木童子就不缺最强单体。”

这就是穷苦阴阳师最大的悲哀,没有御魂,所以输出低下,输出低下于是拼自己和式神的命去战斗,但是拼了老命也还是输出低下,输出低下是因为没有御魂。

整个寮都陷入这样的死循环。

 

“不过我们赌出六星暴伤了。”茨木举起了手里的御魂。

……

“算了,医生,还是说说荒川究竟怎么了吧。”

“这个情况很难说。”桃花妖道,“咱之前也曾遇到过这样的例子,不过终究是凤毛麟角。一般就出现在没有座敷她参与的队伍里。”

“是这样?”姑获鸟惊讶道,“那他会这样好起来吗?”

“这个不用担心,他一定会健康地醒过来。”桃花妖做出了一个挑拇指的手势,“他醒了之后的后遗症比较严重而已。”

听到后遗症严重,所有式神屏息看着医生。

“咱知道式神发动招式都需要魔力,而鬼火就是最好的来源。不管是自然获得的还是座敷小姐给我们的,并没有优劣之分。”桃花妖说,“但是,尤其是在群体战斗之中,这种没有鬼火的情况就需要注意了。”

“荒川这样防御不足但十分需要鬼火的式神,容易缺少魔力。”

“当魔力紧缺的时候,就会发生这样的症状。”

“如果后期他痊愈后没有充足魔力提供给他的话,就会经常处于虚弱状态。”

“后期容易出现类似于动物发情一样的症状,不过大概也就只停留在发热上吧,历史资料太稀缺,咱也不知道。”

“……补充魔力的方法有三种,长期供应充足的鬼火但停止战斗,用阴阳师协会专门贩卖的补充魔力的药物,还有……”

“摄取有过多魔力或充足魔力的妖怪的体液也行。”

“你们别不说话啊,咱知道药水在哪卖,就是贵得吓人。”

“啊?有,有多贵的话……一瓶要六星五号位针女那么贵吧。”

“……怎么都不说话,看着咱干啥哎?”

 “桃花。”萤草担忧地说道,“你知道脑子中奇怪的想法太多会长不高吗?”

 

“咱是医生,从来就没想过这种肤浅的问题!咱化形矮是为了可爱!”

Part3

又过了很多的日子。

大天狗来到这个寮的第一天,大概也就和惠比寿的旗子一半儿差不多高。说话奶声奶气,背后黑色的翅膀羽毛都是新的。一把羽毛扔过去不过能给阴阳师皮肉造成点轻伤,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式神,是阿妈乞讨了多少天才换来的。

“阿妈疯了啊……”

“阿妈是疯了啊……”

伴随着这样的担忧的细语,来到这个寮的第二天,他就是阿妈口中“亭亭玉立的大小伙子”了。

结束了短暂的幼年期,大天狗心里有一丝迷茫。

俗话说小伙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不知道为什么大天狗在上场的时候就是不缺魔力,也从不用座敷陪着上阵,也曾经有战损的时候,不过马上就能好起来。

 

 

这是荒川病退在寮里百无聊赖的第三个月。闲疯了的复健生涯里,他觉得自己和椒图的贝壳一样长了许许多多的青苔。

第三个月的第一天,靠极少数的药水和鬼火度日的荒川,身体虚弱等于半被拘禁在寮内的荒川,决定出门去走走,然而一打开大门就撞见了阿妈乞讨来的新的式神。

还是老相识。

 

Part4

这和中年同学聚会刚装完逼改天骑着自行车却撞上了开劳斯莱斯的老同学有什么区别。

荒川之主感觉自尊即将被击垮。

但是,他发觉被击垮的不仅是自尊。

……

大天狗看到旧识的那一刻,还没打招呼就被送了个潇洒的背影。

 

Part5

 “……汝,不要靠近。”

大概明白了点自身情况的荒川,开始慌了,赶紧把昨天还在幼年期的大天狗拒在这个房间的另一个角落。桃花妖在给自己耐心地解释病情的时候,并没有说过接近魔力十分充足的式神身体,还会有异常反应。

玩完了。

身体某处就像被烧着了。非常热,热得不行,被击倒那天膝盖发软的感觉又再度向他袭来。荒川只能把全身的力量都压在身旁冰凉的墙壁上,但愿这能够起到熄灭那团无名之火的作用。

 

但是大天狗对此毫不知情。

 

看着荒川之主的肌肤,就容易联想到冷这种方面的形容词吧。明明这家伙是水生物不是吗?为什么温度跟被煮熟了一样?

被透着一丝体温的冰冷衣物接触到胸口裸露皮肤的那一瞬间,荒川觉得自己的理智崩塌在即。

他对着逼近自己的大天狗毫无办法,索性直接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肉走这里

http://www.jianshu.com/p/c74a51a175aa

 

 

 

Part6

 

不知道为什么荒川又能工作了,而且总是和大天狗一起。

 

 

“我还以为他们两个一定会合不来。”茨木道,“看来是我想多了。”

 

“荒川先生又能工作了,这不是很好吗。”萤草道,转向旁边的桃花妖,“所以,医生,你是误诊了吗?”

 

“……噢,这么明显,咱实在不想说……”

 

 

 

Fin

 

 

评论(21)
热度(180)

© 66号梨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