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好像托郭德纲老师暴涨了两个粉丝(。

花五分钟涂一下脑子里一直想的一个场面 回头再细细打个草稿认真画一张什么的(不可能了

----

糊了个人鱼AU内的吸血鬼拉克瓦夫人的故事。



海上的水手们知道她是女猎手,没什么能逃得过她的眼睛

城堡里猎人们知道她是吸血鬼,令人闻风丧胆的后天吸血鬼

叽叽喳喳的女人们知道她是个寡妇,亲手杀了丈夫的寡妇

她隶属的那艘船上航海日志里也只写着她是寡妇制造者。

所有人都知道黑爪号上悬赏金额第三名的逃犯吸血鬼黑百合

却很少有人知道她是拉克瓦伯爵夫人 

是他的艾米丽

有没有什么守望语c的群宣的 还有吃185的麦克雷的 你们 那个 有没有…………

【R麦/车】真暗恋和假宿醉

·和平世界线,大家齐齐整整,开开心心,全员撒糖,R麦开车

被杰百合的喷漆和R麦语音虐得心痛,不给刀,打死也不给刀。

·CP:大学军事学教授莱耶斯 x 傻蛋军事系学生麦克雷 

避雷 副CP:拉克瓦夫妇

一句话猎空/红发艾米丽,冰爆组夫妻+共产闺蜜,麦源麦友情向

·相声风,谐。日剧急死你风格,少有的温柔的(真的吗?)师父噶

不适合想看正剧,严肃风格,简单粗暴开干的读者。

 

当莱耶斯把他徒弟杰西从拉克瓦夫妇的婚礼现场拉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哪怕是做实验时出了意外,脸上带着半个月才能褪去的紫色斑点,艾米丽仍旧是女神一样的存在,她穿露背婚纱的样子很好看,杰拉德抱得美人归也实在幸福。莱耶斯想,这就是他全部的感受了,幸福,美满,却并没有激起他半点憧憬婚姻的冲动。

老天啊,现场真是成双成对的。就算不是情侣,连伴娘伴郎都是双数出现。即使是恋爱方面一直没什么消息的人,要么拖着自己兄弟去捧场,要么连妈妈都从家里拽来了。这种气氛不拉走一个人搞个临时对象简直说不过去——描述得这么高雅,不过是婚礼蜜月气氛直感染得人想跟炮友情人干到天明然后天荒地老。

这是人之常情,莱耶斯想,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总不愿意形单影只。

有带着妈妈来的,有带着女儿来的,有带着太太来的奥克斯顿小姐,有带着别人太太来的亚利珊德拉——等一会儿,怎么还有带着别人太太来的?*

噢行了吧莱耶斯,你以为你带着系里最傻的徒弟去就很光荣吗。他一边把麦克雷拖到沙发上,一边轻车熟路地打开冰箱的冷藏室拿了瓶冰水出来,嫌弃地扔给沙发上七扭八歪的傻小子。

就算酒水免费,就算芳心寂寞——莱耶斯实在不想用这个词,但也没别的可说——你也不能这么喝啊,明天早课还要不要上了。

沙发上的人迷迷糊糊地蜷起两条腿,发出梦呓般的声音。手迟疑着接过被导师扔过来甩在地上的水瓶,一边低低地呻吟着把它放在额头上,一边吃痛地揉着砰砰直跳的太阳穴。

“岛田,不能直接递给我吗……”

“不能,滚。”

“操你他妈的……”他翻了个身嗫嚅着又把脸压回沙发下面。

岛你妈的田啊,莱耶斯很坚信自己今天衣着保守适当,绝对没有岛田家二小子穿的那个裤子辨识度高,屁股勒成那样在婚礼录像里都他妈抢镜,不知道十年后拉克瓦夫妇带他们的孩子看昔日婚礼录像的时候,小杰拉德或小艾米丽,会不会指着录像里的若隐若现的屁股大喊“papa/maman,这个人是谁啊”?

在婚礼现场的一角找到他和黑影的时候婚礼已经快结束进入了舞会和一群筋肉伴娘对着扔抢花束尖叫祝愿的时候,莱耶斯独自喝完了第二杯龙舌兰的时候,席上就坐着自己和莫里森。两个老头相顾无言,周围全是搂着舞伴转圈圈的——偏要说还有谁坐着可能是猩猩不会也不能跳舞吧,那个回头再说。

妈的,他带来凑数的小崽子死哪儿去了。

他找到黑影就坐在那,叨咕着怎么这么点就喝趴下了。他的徒弟伏在桌子上,样子和实验室大爆炸之后他被波及到的死相如出一辙。一个军事系的学生去什么化学办公室门口,去就去吧难免路过出了事还不赶紧跑,不赶紧跑就算了报完警能快走了吗,但是麦克雷没有。他再见到他最宝贝的学生时,他的杰西已经是学校见义勇为史上离烈士评定标准最近的一位,满脸伤疤犹如破相,吊着一只重伤的胳膊依旧在他的课上活蹦乱跳。

“黑影,他喝了有多少?”

“我的三分之一。”墨西哥女孩比了一下酒瓶子的尺寸。

“这个傻瓜拼不过你,黑影。你这是在残害他的身体。”

“好啦好啦加比,大家都知道,你宝贝你的得意门生。”墨西哥的女孩放下酒杯跳下吧台凳,“我只是陪着他罢了,毕竟到处都是成双成对的嘛,你的小徒弟明显想寻觅情人与他共舞,而带他来的老朋友竟然不管他了,你说是吧,朋友?”

他比你大啊,黑影,大不老少的呢,我也比你大,黑影,大他妈不老少的呢。

“真贴心,黑影,可我不觉得这有帮到他什么,以后最好别多管闲事,还有我不是你朋友。”

 

 

“你给我回屋睡觉,现在马上。”

“唔……”他的杰西像还没醉透所以要借着酒劲瞎摸的臭流氓一样,抱着莱耶斯的腰捏着他的屁股不放手,所以莱耶斯给了他一拳,“操,疼死了,你抽什么风…我本来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现在你求我,我他妈也不会告诉你……”

“我不稀罕听。”莱耶斯黑着脸把他好像小短腿狗一样的徒弟连拖带拽地向卧室的方向走,“手老实点,下次就轮到你的头被打爆了。”

“别……你这人怎么不按套路走。”

麦克雷的身体死沉死沉的,莱耶斯想,不如给他扔个枕头和毯子让他在木地板上睡一宿得了。

“我刚才在婚礼现场就想说了,但那他妈是别人的婚礼,我就只能想想——只能想想…其实我他妈也不想结婚的,太恐怖了,但是不结婚他就会跟别人结婚,真是太操蛋了……”

这是天要下雨,徒弟要嫁人?莱耶斯的心里突然一记重锤,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大概是朝夕相处的小崽子不能比他的老光棍教授更早找到对象,幸好听他描述的情况对方并不喜欢他这真是太好了不对我怎么这么恶毒操你的操你的莱耶斯。

“谁啊。”

“好,我告诉你。”他的小崽子嘴里有威士忌的味道,“但你得保证不许告诉莱耶斯。”

这么半天这么近还没认出面前的人是谁?黑影灌了他绝对不止三分之一那么多。

“我保证不说。”莱耶斯内心五味杂陈。*

“我喜欢我的教授……”

哪个?阿玛莉教授?不好吧,她的女儿跟你差不多大……如果你不介意这一点而她又喜欢你你又觉得世俗眼光无所谓的话那也可以,莫里森教授?一个收养了干闺女的富有高层老光棍确实很值得提防,但是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会喜欢毛躁小子的花花公子类型。跟那只猩猩应该没什么关系吧虽然他的教授学位和人类的也不太一样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能算是,莱耶斯发誓如果是温斯顿一定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猩猩脑袋打开花。

“莱耶斯,加布里尔莱耶斯那个老东西。”他难堪地捂着脸嘟嘟囔囔,“他是真的看不明白还是装糊涂啊,我觉得后者可能比较大。情商要是真的这么低怎么混到教授职位学校高层二把手来的,他肯定是装的,操你的,操你妈的莱耶斯……”

我怎么情商就低了呢?啊?小崽子敢在背后这么说你师父你真是胆肥要起飞。要是天天疑心自己徒弟喜欢自己,那他妈不才是真正的有病啊!

说实话,莱耶斯没往这方面想过,虽然他明显不是憧憬婚姻热爱家庭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老实好人,但他还没想过主动向徒弟下手,这是借职务之便也容易让人说闲话,有点缺德。这家伙早课必迟到,一迟到就让室友岛田给回答,结果那家伙的英文回答有日本口音第一次就给抓了包从此再也没人答应给麦克雷回答点名,唯有自己的早课从来不敢迟到,不过他不知道是不是屡次迟到莱耶斯就发挥军事系本色揍他一顿的好效果。

表现成这样我他妈怎么知道你是喜欢我,不知道的还以为蓄意报复呢。

“你有没有想过,是你表现的不够明显。”

莱耶斯的声音尽可能地放得柔和。

“够明显了,够明显了!”麦克雷不服气地叨叨着,“……我当众求婚?要是被拒绝了怎么办,你他妈养我一辈子顺便帮我洗刷这份耻辱啊!”

谁他妈要养你一辈子给你洗刷耻辱,表白非得是当众求婚,脑子真是一根筋,真心疼源氏做你室友。难道大学里没人了?世界上没人了?怎么就得是我?地球上几十亿人口呢你天高任鸟飞去吧你。莱耶斯心虚地在脑内骂街,却一句话都没甩给麦克雷听。

“你给我冷静点。”

莱耶斯拧开水瓶盖,一个手抖差点把三分之一的水都浇在麦克雷脸上,他看着徒弟困惑地眨了眨眼睛,嘴唇微张骂了句什么,纽扣解开了两颗,冰水顺着他大开的领口滑了下去。莱耶斯有一点内疚,不过他相信大部分苦果还是杰西咎由自取。

他的徒弟努力支撑着不清楚的精神看着他,在酒气熏染下的眼角泛红显得可怜巴巴。

“算了,操,滚回屋睡觉,你他妈的不许乱动,敢乱动老子立刻把你摔在地板上走人。”

他架起他的杰西,很自然地走向卧室。他觉得宿醉的人怎么也应该洗个澡或至少去用凉水把脑袋冲一冲,但是他没有去,他希望杰西赶紧入睡,忘记他跟谁度过了一个尴尬的夜晚,说过什么样的蠢话。

 

房间被一片昏暗笼罩着,然而莱耶斯并没有按下灯的开关。他把麦克雷推到床上去,他直着脖子开始猛烈地咳嗽起来。他见状一把把他扶起,力道稍重地拍着他的背,妈的莱耶斯,其实你不该对他这么好。这三年白对他这么好,把他当最宝贝的徒弟供着,他竟然想上你。

麦克雷的呼吸逐渐地平稳下来。也许是蓄意的,也许是无心,这莱耶斯都不知道,但他现在抱住了自己。

他等了很久看小奶狗想作什么祸,然而小崽子只是抱着他什么也不做。莱耶斯忽然想,要是亲亲他会怎么样,如果他没认出来是自己却还是吻了别人那就证明他对自己的爱一定是一时冲动,好极了,除了他不想这么做之外这计划天衣无缝,但他没想到麦克雷占了先机。

“……莱耶斯?”

操你他妈的。

“现在清醒点了?”

“……啊,大概吧……莱耶斯教授。”杰西抱着他小声地嘀咕着,声音带着笑意,“我就这么没有魅力,醉成这样在教授旁边教授都不占个便宜什——”

他吻了他的杰西,时间很短,大概最多三四秒,期间没有肮脏的交换唾液之举。

“满意了?”

“……嗯,嗯…”昔日的情场浪子现在说不出话,憋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让他听上去没那么难堪的,“……感觉不错嘛。”

“感觉不错就快睡觉。别他妈借着宿醉耍流氓,明天早课再翘你就要挂了重修了。”

他的学生听了这句话之后,立刻以战术翻滚的姿态滚进他床上乱糟糟的被子里,末了才挤出一句话来:“莱耶斯?”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向杰西。

“……你这就要走了?”麦克雷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当然,现在这样我满身酒味,精神不太正常好像迷迷糊糊的,现在已经那么晚了,我是说,隔壁房间其实也有枕头和被子……”

“睡你的觉。”

“……好。”


上车喽

“哼。”莱耶斯止不住地发笑,“告诉我,你还会整天脑子里不装学习,一天到晚装着跟教授开干吗?”

“嗯……”麦克雷嘴硬地回击,“感觉真是太他妈好了,我以后还会想着的,等着吧…加比里尔·莱耶斯。”

“把你身上的东西都擦干净再说话。”他低下头亲了亲杰西的颈窝,用鼻尖嗅了嗅:“你该去洗澡,都是酒精味。”

“噢,操他的,你明知道这股怪味儿不止酒味!”麦克雷懊恼地说,遮住了眼睛。

“少他妈废话,知道有什么味都洗了最好,不洗干净别回来。”莱耶斯掐了他屁股一下,“不过杰西,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或许有两个。你他妈撕开那玩意儿的动机是什么?扔在地上根本没戴吧?”

“我听他们说那样比较性感。”

“很恶心,一点也不,别这样了。”莱耶斯心虚地掩饰道,虽然趁着宿醉对自己的学生做了这种事,已经称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了,“还有,这他妈是源氏的房间吗?”

 

--

“………………请在听到哔的一声之后留言。”

“你好,岛田,我是你俊俏的室友杰西。希望你明天能在下班后再回家。你不必麻烦自己跑一趟特意在早晨回家,我有地方吃早饭,你的床单很旧了,我拆下来送了你一套新的,希望你喜欢,我特意找了水果忍者图案的,和你的身份很搭。”

 

哔—

 

Fin


注释*1:郭德纲相声开场的桥段

注释*2:TBBT中的梗

一艘破烂船

点我上船

前情提要(破烂漫画)


提醒在下面

·改造不死人大副!莱耶斯 x 雄性音痴人鱼!麦克雷

非师徒 年龄差 下药及拘束监禁情节 但谁都不是病娇痴汉


马来隔壁 车翻了 我一会补上

天使信仰玩家的苦。

单排玩辅助没前途,十几个小时天使几小时DJ了还在白银段。

就是那种奶得好你应该奶不好全队输了都赖你的气氛很要命

不过能想起来这一段,还是因为队里一个四小时青铜源,骂队里一个DJ全程不开治疗,然后我一个奶量一万三的天使,他公屏问了一句是不是双奶全是煞笔。

我回他FNNDP老子这局消极比赛也不奶你 复活x4非得拉你一个我也不拉 你自己看着办吧

(不要联系到电视剧以及真人演员哦)

人鱼AU!!!!

OOC!OOC!OOC!

黑爪组全部上线注意!虽然这一张还没画但后期会出现光影组暗示

然而老大活在台词里太难了先等我学学怎么画拳哥

我终于丧病到要对一个壮汉搞美人鱼AU了,我有罪。

这个人鱼应该是加海4里那种人鱼的设定(非原创!)剧情也玩了很多梗

尾巴落地就变腿,软得不能走其实就是为了方便开车

现在黑爪号反正要为了完成什么邪恶计划太敷衍了要用到人鱼的眼泪

于是黑爪谐星组去抓人鱼 结果一个小姐姐都没抓住 网子套上来一个原地shift滚到岸上的壮汉雄性人鱼

干,画风跟屎一样。我记得我不是个文手吗 

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麦我。

画不出杰西万亿分之一的好看

p1-灵感来自于油管上流传很火的一个“mei wanna play”视频

所谓控制系的都是切开黑 况且美妈技能的确怎么削都是恶魔

p2-“来来来,帽子给你,枪给你,风滚草你搂着,午时已到你来喊。”


图力不够 要死了 

画不出杰西宝贝一万分之一的好看 胡子画的跟李琦大爷一样

【【顺便LOF主垃圾一个 这里有没有人要一起开黑啊……

ID是一箱烂梨吃一年#5937

心态一定得好 发挥不稳定 水平本来就很低】】

主玩控制系美妈和三妹,碰见可爱的麦柯基就给当绑定天使 无怨无悔 锅都是我的 你负责帅就行

不是CP向不打tag了 其实美性转x麦一定很好吃 小美一边人畜无害的和麦柯基讨论事情一边拿冰霜冲击枪给麦柯基冻得抖抖索索什么的

啊 麦爹真好 我爱他…………

别的妹子玩天使VS糙汉嗓子抠脚的我玩天使